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小屋

我的心境,我的天地

 
 
 

日志

 
 
关于我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亲情友情爱情情情感人,你来我来大家来来来留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在那遥远的地方第四章  

2011-04-05 10:5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者寄语:第一次写小说,说白了就是自写自看,如你看了觉的还行,请多鼓励我,请多指导。在此先谢谢你的阅读。

 

晚春的白天已经很长,再加上天半阴不睛,太阳一会儿把某个山头照的亮堂堂,像金子一样发光,一会儿又把某个山沟遮的灰蒙蒙的没一点生机,让人有一种无法掌握时间的感觉。薛忠亮夫妇似乎上了天气的当,满山遍野的鸟儿都相继回窝了,山脚下的金屯村已无法看清各家脑畔上的烟筒,他们还在劳动。直到他们互相都无法看清对方的模样的时候,才感觉到该收工回家了。如此投入的劳动,让他们累的几乎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但他们心里却是高兴的,因为他们是在播种秋天的希望。想一下有希望的事谁没信心做呢?今天下午他们种的是红小豆,从地畔起身回家的时候,夫妇俩不约而同的望了望那块他们刚刚劳作过的土地,似乎还有点恋恋不舍。但愿今年的天气能风调雨顺,让这对可怜的夫妇的辛苦劳动不要付之东流。还好家里有梅梅给他们做晚饭,回去后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今天能吃顿便宜饭。

他们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点起了煤油灯,梅梅早以把做好了饭菜等他们回来。

“妈,你们今天回来的怎这么迟?我刚才都差点上山去叫你们。”爸妈一进门,梅梅就问母亲。

“今天天阴着了,你爸没注意时间”母亲回答说。上山劳动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家,一般都是薛忠亮说了算,再说她又不带表,也不知道时间迟早。

“我在硷畔上照了你们几回了,就是不见你们回来。”梅梅一边说,一边从锅里往出端饭菜。

“你们饿了你们先吃嘛,等我们做什么了?”母亲以为梅梅饿的早想吃饭了。

“我是怕你们饿的不行了,我不饿。”梅梅说。

薛忠亮进门端了盆水,洗了洗脸和手,一言不发舀了满满一碗饭坐在炕栏上大口大口的吃。永春原本也是坐在炕栏上的,见父亲来了很不自然的走开了。

这顿饭也许是因为薛忠亮妇夫太累了,吃饭的时候谁也不想打搅他们。大家都默默的吃着,彼此都不再说话。永春则心里在想,等吃完饭后,只要父母不马上睡觉,他就把考没过关的事告诉他们。看着累的要死要活的父母,他觉的这件事对他们再多隐瞒一分钟,对他来说都是一种造孽。

饭终于吃完了。

懂事的梅梅抢先洗上了锅。

“梅梅不要洗了,我倒忘了,我给你哥再弄点调饭的。明天你哥就走,明早上我们上山早,怕来不及弄。”刚刚放下碗坐在地下凳子上的母亲突然说。永春和艳艳在学校灶上吃的是小米饭,又没有像样的菜,每次回家来,家里也没什么好干粮拿,母亲就把辣子、猪油和各种调料在一块煎两罐头瓶,让走的时候让他们带上,到学校吃饭的时候放点吃起来有味有点油水些。说完她站起来,去就取围裙。

“妈,你累了你歇着,你给我说怎弄了我弄”艳艳说。

“上周刚回来拿的倒吃完了,拿下去那么多,吃不完放的时间长了都坏了,现在的天又放不住。”这时候已经上了炕头正在抽汗烟的薛忠亮说。他看到妻子和梅梅抢着做有点烦。

“妈,不要弄了,上回拿的还多了,没吃完。”永春说。母亲的关爱让他心里感觉到更加惭愧。

“没吃完?再少弄点,再还不晓的什么时候回来也。

“妈不用弄了。”永春又说。说话的语气明显加重加长了,带着几分乞求。

“哦。你们都说不要弄了那就算了。”永春妈站在锅台边还有点不甘心。

“妈,你上炕来,我给你们说个事。”永春又说。是母爱让他再也憋不住了,他要是再这样装下去,怎么能对得起可怜的母亲啊!说话的时候他的眼泪在眼里打转转,那不是伤心的眼泪,是感动的眼泪啊!人都是这样,在你处境艰难的时候,无论是谁,只要给予你一点点关爱,那怕就是几句话,也会在心里产生很大的震动。更何况那个人是亲爱的母亲。

“什么事?”永春妈边往炕边走边和永春爸不约而同问。

在地下洗锅的艳艳也一楞,哥今天有什么事,这么一本正经的,像是说什么重大事一样。

永春妈上了炕说:“说什么了?还要我上炕,什么事?”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永春将要说的是一件让全家人都心灰意冷的坏事。

“我会考没过关,参加不成高考了。”永春终于说出了这几个字。两天来的准备,让他的情绪还算稳定,只是说的很慢,声音也很低。

“什么?参加不成高考了?”薛忠亮问。他大吃一惊

“嗯。我英语和化学会考没过关,按规定今年不让参加高才。”永春说。

“会考没过关,不让怎啦?”坐在下炕边靠在被子上的永春妈问。其实她听清楚了,只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会考是考什么了?”她压根就不知道会考是怎么回事。

“会考其实就是高考前的预选考试,每门课都要考,只要有两门课包括两门没过关就不让参加当年的高考”永春给母亲解释说。

“那要怎办了?”母亲好像并没有死心。内心的震动,让她靠在被子上的身体不由的向前倾起。

“没办法了,只能补习一年明年再参加补考,补考过了再参加高考。”永春说。

“就是今年考不成大学了?”母亲又问。

 “嗯。”永春回答。

“明年考过了就让考了是不?”母亲的失落的心情一下子又转了回来,又满怀希望的问永春。

“嗯。”永春说。

“那咱明年再考嘛!”母亲说。她的身休又靠回了被子,永春的这个不幸消息好像对她并没有产生多大的打击,这让永春感到很意外。

薛忠亮坐在炕头,听着他们母子俩的对话,狠狠的吸着汗烟,头一会儿抬的老高,一会儿又深深低下,这个不幸的消息,一下子让他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这会该对永春说些什么,生气和失花落中他只能沉默、吸烟……

沉默,接下来是短暂的沉默,全家人谁也不在说话。

……

永春这会深深的低着头,像一个正在作案的小偷被当场抓住,等待着主人的裁决。

梅梅倒像永春的一个同犯,坐在永春旁边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其实她的内心是复杂的。她为哥哥的会考没过关感到可惜、震惊,同时她不由的想到了自己,哥哥一直以来学习都那么好会考都没过关,那她以后呢?自己今年也参加小学升初中考试,会不会也考不上,就是考上,将来会不会也有哥哥这么一天……因为心虚,她微微低着头,不敢看父母一眼,但她能想像出这件事情对父母特别是父亲那是一个多大的打击啊。

“你妈说明年再考,你记老子给你说的话不?”薛忠亮终于又说话了。“这下好了,给老子不要念了,老子也轻松些。不是一天回来说你在班上还第几名第几名了吗?今天就给老子落了个这么个下场。你把老子多少年的辛苦都白费了……薛忠亮明显说的是气话,至于让不让永春补一年,这么短的时间内他那能决定啊!内心的震惊让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说话带着几分颤抖。这件事太难以让他接受了。他做梦都没想到一向学习不错的儿子竟然连会考都没过关,连当年参加高考的资格都没考到。劳动了一天,这会他忘记了所有的疲劳。他为含辛茹苦供儿子上了多少年书而感到委曲,说话的时候都差点掉出眼泪来。他觉得自己有好多话要对儿子发泄。

“让春春再念一年明年再考倒不行了,你就把那一棒子打死?”母亲有点生气,打断了父亲的话。

薛忠亮并没有生气:明年再考——?“你气死我了。当初还不如不要供你念书,小学一毕业就和老子一起受苦,也许这会家里还好点。现在倒好,上了多少年学,文不文武不武的。你知道不?听见你说参加不成高考了这几个字,老子的脑子里轰的一下,差点让你给气死。你现在让老子怎办了?……

“我不念了,行了不?你们让我念我也不念了。”永春忽然声音很高的冒出这么一句话。头仍然低着。

“你说不念就行了?你把薛家的人都丢尽了,你不觉的臊,老子都觉的臊了,你看明天村里人会怎么议论。”薛忠亮的声音也高了不少。 

“他们愿意怎么议论了。”永春说。身子仍然一动没动。口气虽然有几分理直气壮的味道,其实他内心也在想:是啊,明天起我见了村里人,人家问起怎么不念书了,那将是一种怎样的尴尬处境啊。同时他对父亲刚说的那句话又很气愤:原来你生气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原谅这个年轻人吧,自己顾忌着面子,却嫌父亲爱面子。

“你还给老子发火了,你现在大了嘛,翅膀硬了。你给老子也就考不上大学,要是考上大学,你还敢不认老子了……薛忠亮这么说着,内心的火气反而平静了不少。

永春微微抬了下头,对父亲说的话更加不服气了,他本来又想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停下了,他习惯性的闭了下眼睛,稳了稳自己的情绪。这个时候,他还能争论什么呢,就让父亲尽情的发泄吧!

“让你补一年?明年你再不过怎办?明年梅梅也上初中,三个上中学老子能供起了?你又不是看不见,家里一年就这么点收入……薛忠亮声音不高不低的说着。

永春妈坐在下炕,默默的听着丈夫的话,不再言语,一方面,经丈夫这会一说,她也意识到了事情并不像他想的补一年那样简单;另一方面,她觉的丈夫是家里的掌柜,怎么办他说了算,自己是个女人又没念过书什么也不懂。

梅梅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其实她的内心这会更加复杂……

……

这一夜不再是永春一个人的不眠之夜。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